調研筆記 | 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(貴州鎮遠、湖南通道)

2022年6月3日至6月11日,成英基金會秘書長土雪老師,前往貴州鎮遠、湖南通道項目點進行了項目調研工作。

本篇文章整理自土雪老師項目調研筆記。

 

2022年6月5日? ?貴州鎮遠

現在南方正是插秧的農忙季,在中學門口遇到了正在田邊的老校長,7000多平米的校舍,空空蕩蕩,已經閑置一年了,去年秋季學期已撤并至17公里外的另外一個鄉鎮(撤并時候190多名學生,20多名老師)。

作為作為鎮遠縣唯一的土家族民族中學,離縣城50公里,這幾年中考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狀元也一直出在這個中學。張校長在介紹情況的時候,感覺的出來自豪和落寞,雖然很多家長不同意,但是無法改變現狀,也很難再恢復了。

小學這十多年來,校長一直是李字輩的,學校雖然困難重重,但是管理的井井有條。即使是假期,隨便進入一間男生宿舍,牙刷、被子、床鋪都整整齊齊、干干凈凈,也沒有任何異味,一個細節可以看得出來學校的用心。

學校還專門有一個以當地嗩吶為特色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校本課程,由本校一位擅長嗩吶的代課老師任教,學校能有機會參加各種活動和表演得以讓這一民俗得以延續和傳承。

李校長對于教學和管理很有心得,只是言語之間,感覺的出來很多無奈。學校正好在山腳下,地勢低洼,所以一層的教室和宿舍在夏季雨季來臨之后,總是陰濕的有明顯積水,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、生活,真是不容易。學校廚房一整套做飯設備,去年投入使用到現在還欠著10多萬的購置款。要是小學能搬到閑置的中學去,倒是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。

這幾天去了不少學校的同時,也在家訪了一些同學,因為高考,非高三的同學難得放假5天,跟他們見面只能談蒼白的人生,無法談遠大的理想。

桃梅,高二,父親去世,母親、哥哥在外務工,弟弟初三畢業后沒讀書了,在外打工,今年疫情原因沒有外出。

宏花,高三,小妹初三,弟弟初一,大妹高一,大姐外出打工,爸媽常年在外做臨時工,工地綁鋼筋,不定地點,爺爺剛剛過世一個星期,家里還有奶奶。

仁珍,高二,父親去世,母親在外務工,她也不知在什么地方,三個姐姐已嫁人,獨自一人在家。

小暢,高二,家中有一弟一妹,父親耳聾,父母均在家中務農,還有一個癱瘓的奶奶。

土保,初三,三個姐姐已出嫁,母親身體不太好,父親年齡大了外出打工不好找工作均在家務農為生,護林員。他家的小貓真有靈性,眼珠子锃亮。

桃梅2(重名),三哥在凱里復讀高三(也曾獲OFS獎學金),大哥離異在外務工留一女兒,二哥今年一月份剛出車禍身亡,留下一兒一女,父親外出打工,母親在家務農并帶三個小侄。

到訪的家家院落都像油畫一樣重彩。

 

下午去了平玉教學點后遇到了大學畢業在鄉政府工作了5年的年江,才又多了一些信心!貴州鎮遠又多了一名生力軍,期待以后他能多多支持OFS在鎮遠的公益項目!

 

2022年6月6日? 貴州鎮遠

鎮遠的最初印象就是祝圣橋和四中以及舞陽河,可是來了幾天每天縣城往返穿梭,都是走的高速,完全沒有了以前的記憶。今天特意去四中看了看,改頭換面了,成了鎮遠二中。

據說鄉下的中學、小學還會陸續撤并。但就是因為去四中,找到了記憶中的老路,去鄉鎮蜿蜒曲折沒有變,只是路面好太多了。

這里要記錄幾所教學點:

第一個要說的是愛河教學點,離鎮政府7公里,走路需要1個半小時,乘車5元(幾乎都是沒有運營資質的車,但是只有這些少許的幾輛車,聽當地警察說,一輛荷載7人的車前幾天剛被攔到搭乘了17名學生)。愛河村有400多戶人家,老校長田老師說鼎盛時期曾經有過500多學生,如今只有幾十名學生,3位老師。

金龍教學點,三年前已經撤并,目前閑置著。帶我們去的土保,小學1-3年級就是在這里讀的,教室前的一叢翠竹,郁郁蔥蔥。土?,F在18公里外的另外一個鄉鎮的中學讀書(本鄉初中就在6公里外,兩年前已撤并,高中需要到40多公里外的縣城去讀)。

坪玉教學點跟我15年前來的時候,規模啥的一點沒有變,村子也是老樣子,年江家也沒啥變化。變了的是校舍修葺的很新,有一個像樣的操場,更重要的變化是在這里讀小學的年江,2016年大學畢業后已經在11公里外的鄉政府工作了。

現在村子里的小學基本只剩下2、3所教學點了,4年級以上都要集中去鄉鎮住校上學了,鄉鎮的初中數量也越來越少了,岌岌可危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被撤并。周日一般是返校日,會看到很多學生走3、40分鐘到公路邊上搭車去鄉鎮,去縣城的一大早就得趕車,有的村子只有早上才會車出去。

再窮不能窮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!

村子里絕大部分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,農忙季節放眼望去幾乎都是5、60歲的老人家。小時候插秧、割麥子、尋豬草都是家常便飯的事情,而如今要在學校里開設勞動課,可是村子里的學校越來越遠,孩子們離鄉村也越來越遠……

 

為了到達一個比家鄉還熟悉的地方,千里走單騎,油門、剎車踩的腳都酸了,不到10公里見過了幾十處花式塌方,快在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就是雨過天晴!

 

2022年6月10日? ?湖南通道

湖南懷化通道侗族自治縣獨坡鄉,金坑、地坪、上巖、孟沖、駱團、王天、各龍、教鄉、蝦團、守沖、木瓜、坎寨、排樓…,牙屯堡鎮,團頭、金殿…都是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村寨。

四大完?。航鹂?、上巖、大眾、恩美小學都還在,而且都是現代化的教學設備,只是學生人數基本都減半,老師們除了幾位校長在大部分都是這幾年剛參加工作的零零后了,科班出身,專業、聰明、肯干。

從2008年起,至2019年OFS一共有100多位志愿者老師在通道接力支教,如今他們教過的不少學生,都已經回到自己的家鄉當老師了。

感謝曾經在鄉村奉獻青春的所有OFS支教志愿者老師們。

 

2022年6月11日? ?湖南通道

幸運的是在暴雨過后晴天的間隙,3天時間400多公里的路程,聽到了幾十名高一、高二學生的夢想和困惑,真實而又有沖擊。

小樂,高一國防班,也是這次在湖南通道去的第一位同學家,沒有想到成了這幾天家訪的天花板:班級前10名,想考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專業。思路清晰、目標明確、對學習有濃厚的興趣,應該是父母外出打工帶回來的新想法有關,好幾年沒有見到這樣的學生了。

小路,高二,父母正在房屋邊上干活,進家門的她母親第一句話就是:我們家太窮了。進屋之后,小路一直在看電視劇,跟她聊天的時候,對著電視目不轉睛,也不知道、沒有想過學什么專業。學習成績一般,說平時學習太緊張,放假休息放松一下。

小娜,高一國防班,小時候跟父母外出去浙江一帶打工,基礎打的好,很明確的想讀醫學,而且很有信心。父親對于小娜的表現很滿意,也表示,無論怎樣也要供孩子讀完大學。

小立,高二,到她家的時候,剛好一陣驟雨過去,父母也是剛從地里干活回來,衣服全淋濕透了,她正在忙著給父母炒菜做飯。雖然父母聽不大懂普通話,但是能從父母的表情和小立偶爾的轉述中,讀懂他們的想法。小立想讀師范大學的語言類專業,以后當老師啥的。這一普通的家庭生活場景,很溫暖。

小柒,高一,到他家的時候準備去跑步,滿墻的獎狀,想學計算機專業,當然想的是大學畢業后好就業。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很好,也開朗大方,相信他一定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小婭,高一,美術特長生,習作向我們展示了她對未來的向往和期盼。雖然這條路充滿了艱辛,我想她是可以應對的,希望她可以彎道超車。

小艷,高一,跟不少同學一樣,父母都外出打工了,自己一個人照顧自己的生活。難得的是情商特別高,對于我們的家訪和關心很意外,同行的老師們都覺得這學生很有口才。雖然自己覺得成績不太好,但是還是想努力考上大學,成績有所提升了再決定考什么大學。

這些同學都在通道一中就讀,這是他們走上社會,走向世界的窗口,要謝謝通道一中對于通道教育和社會的貢獻,培養出了一批批優秀的人才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2022年3月底成英公益基金會小程序已上線新增一批獎、助學金學生,目前還有90多名學生待結對,歡迎大家結對或宣傳擴散給更多的愛心人士,讓這些學生有機會結對,順利完成學業。

發布 | 2022年3月98名待結對學生資料發布

請微信搜索小程序:北京成英公益基金會,或者掃描以下二維碼。

公告 | 成英基金會小程序使用指南


聯系小編請添加微信 小F:185-1952-9838

關于我們:

北京成英公益基金會

我們的自由天空(OFS),

專業的民間鄉村教育志愿者服務公益平臺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